提供论文发表、期刊发表、证书、著作、课题申请、专利等一条龙服务——杂志社张伟浩-您负责教书育人,我们负责解决您职称,晋级路上遇到的难题。

品牌资本、R&D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

分类:(四) 发表时间:2019-08-08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 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提高全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必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 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 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改革开放以来, 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 经济总量目前已列居世界第二位, “中国制造”遍布全球市场。但伴随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 不平衡、不充分的结构性失衡问题仍然存在, 反映在品牌上则是品牌发展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 产品自主创新能力不强, 处于国际产业链低端位置, 高质量产品供给严重不足, “中国品牌”严重缺乏国际竞争力。作为一种无形资产, 品牌以质量和创新为基础, 是企业核心竞争力乃至国家综合实力的体现。发展品牌经济、实施品牌战略, 是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题中要义。以品牌为核心, 凝聚品牌资源, 整合各种创新要素, 切实提高企业品牌建设投入, 是加快推动“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 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 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的重要突破口, 也是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增强经济质量优势的重要路径选择。
 
 
利用品牌整合资源要素, 提升企业竞争力, 实现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其本质就是要不断的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不同于现有研究中较多的聚焦于品牌资本对市场和财务等企业短期绩效的研究, 本文将全要素生产率作为研究落脚点, 利用2013-2016年我国A股上市公司财务报表数据, 研究品牌资本、R&D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具体讨论以下三个问题: (1) 微观层面上我国企业品牌资本对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如何? (2) 在提升我国企业全要素生产率过程中, R&D投资作为企业最重要的创新活动与品牌资本是否存在互补效应? (3) 品牌资本效应和互补资产效应是否存在企业规模和所有制异质性, 即在不同规模和所有制属性的企业中表现是否有所不同?
 
 
当前, 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与第四次工业革命形成历史性交汇。对中国企业而言, 必须抓住发展机遇, 打造民族自主品牌, 以创造核心价值与竞争优势, 在全球经济竞争中占据有力位置[1]。本文的研究结论将为企业资源分配决策支持和政府扶持政策制定提供依据, 对实现品牌引领作用、推动我国供给侧改革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1 文献回顾和研究假设
 
1.1 品牌资本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
 
 
品牌资本是20世纪80年代在营销研究领域出现的一个重要概念。营销学的观点认为品牌资本是企业和消费者的一种情感纽带, 并认为优秀的品牌能创造顾客忠诚度, 提高消费者转向替代产品的心理成本和支付意愿, 从而增加企业的利润和现金流, 提高企业绩效。近年来, 经济学领域也开始关注品牌资本的研究, 认为品牌应该和资本、劳动力一样, 应该作为一种生产投入要素。Corrado[2]等认为品牌资本是重要的无形资产, 是经济能力的体现, 并基于索罗经济增长理论提出了测度框架。基于该测度框架, Corrado[3]等证实了20世纪90年代美国品牌资产对生产率的贡献率达8%, 由此表明品牌资本对于生产率具有显著的正效应。Crass和Peters[4]则是基于该框架在微观层面讨论了品牌资本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效应, 其研究结论同样证实了品牌资本能够显著促进企业生产率的提升。尽管品牌资本的界定存在分歧, 但是不管何种视角的研究都表明品牌资本是影响企业生产率的一个重要因素。本文将品牌资本限定为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 并提出假设1:品牌资本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正相关。
 
1.2 品牌资本与R&D资本的互补效应
 
 
企业资源战略观认为现代企业组织是一系列资源和能力的集合, 简单拥有单一的核心能力并不能弥补其他能力的不足, 应关注资源的互补性。品牌资本和R&D资本被认为是企业最重要的互补资产, 对企业生产率具有重要的影响作用。企业通过不断的研发来增强品牌内涵和改善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态度, 以此不断的提升品牌资本, 并以此形成品牌的独特性[5], 增加其竞争力。研发能力优秀的企业则需要通过品牌向消费者提供新产品和新服务的信息;同时, 品牌的经营绩效作为市场反馈能够指导企业研发[6], 从而进一步影响企业生产率。Aňon[7]等利用西班牙制造业企业的数据证实了品牌资本和R&D资本在提升企业生产率时存在互补效应。由此提出假设2:企业品牌资本与R&D资本对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存在互补性。
 
1.3 企业规模和企业所有制异质性效应
 
 
尽管学术界和实业界都认为品牌投资应该成为每个企业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品牌在中小企业起到的作用则相对有限。究其原因, 一方面是相较于品牌建设, 中小企业主往往更关注短期销售成绩[8], 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中小企业品牌管理经验的缺乏而导致品牌对于企业绩效的影响效应存在不确定性[9]。Odoom[10]等的研究也证明了品牌资本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效应受到企业规模的影响, 大企业中品牌资本的效应更大。由此提出假设3:相较于中小企业, 品牌资本对大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更强。
 
 
类比国际市场营销中的品牌原产地效应, 中国品牌存在品牌的原产制效应, 即消费者对品牌所属企业不同所有制 (品牌原产制) 的认知, 会延伸到对相应品牌特性的认知上来, 并进一步影响购买偏好[11], 从而影响企业生产率。由于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具有不同的成长背景, 消费者往往认为国有企业的品牌具有安全可靠属性, 民营企业的品牌则是富有“创新性”但“信誉”有待提升, 这种认知直接影响消费者购买偏好, 进而影响企业生产率。由此提出假设4:在经济转型阶段, 由于品牌原产制效应, 相比非国有企业, 品牌资本对国有企业全要素生产率影响效应更大。
 
 
此外, 资源基础观点认为, 企业应将稀缺资源分配在企业具有竞争力的领域, 预算软约束使得国企拥有充足的资金进行投资, 而非国有企业或者中小企业通常会面临资源约束, 因此一般非国有企业或中小企业首选是减少品牌资本的投资, 将有限的资源用于研发新产品[12]。由此提出假设5:由于大企业和国有企业相对资源充足, 在提升企业全要素生产率过程中, 其品牌资本和R&D资本的互补效应更为显著。
 
2 变量和模型设定
 
2.1 变量说明
 
 
首先, 企业层面的全要素生产率估计。常用的企业层面全要素生产率估计方法有最小二乘法、固定效应方法、OP法和LP法等参数和半参数方法。鲁晓东和连玉君[13]指出半参数方法能够较好地解决传统计量方法中的内生性和样本选择问题, 综合考虑数据可得性问题, 本文采用LP法估计2013-2016年的企业全要素生产率。LP法估计全要素生产率涉及的变量有产出、劳动力、资本和中间投入。
 
(1) 产出。
 
 
用当年主营业务收入来衡量。
 
(2) 劳动力。
 
 
用期末员工人数衡量。
 
(3) 资本。
 
 
用资产负债表中年末固定资产加以衡量。
 
(4) 中间投入。
 
 
用现金流量表中的购买产品与劳务的现金流出项目来衡量, 表示生产过程中的各种其他要素投入。
 
 
其次, 研究品牌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 以及品牌资本与R&D资产的互补效应。这部分变量涉及品牌资本存量和R&D资本存量的估算。
 
(5) 品牌资本。
 
 
Corrado[2]等认为企业的广告投资和市场调研支出对于开发新品牌和维持现有品牌价值是必要的, 因此可以通过广告和市场研究支出衡量品牌资本。本文品牌资本用上市公司广告和宣传费用来衡量, 并用永续盘存法得到品牌资本存量[4], 其中δA为品牌资本的折旧率, adt为企业t期广告和宣传费用。实证研究对于δA的取值范围在30%到60%之间, 本文参照Aňon[7]的研究, 将δA取值为45%;brandi0取样本中上市公司广告和宣传费用初期值。t期的品牌资本存量计算如下式:
 
 
brandit= (1-δA) brandit-1+adt (1) 
 
(6) R&D资本。
 
 
用上市公司研发支出衡量, 同样采用永续盘存法得到R&D资本存量, 其中δR为R&D资本的折旧率, Rt为企业t期R&D支出。已有研究中关于δR的取值范围在8%到25%之间, 本文采用研究中采用最多的15%[7], R&Di0取样本初期值。t期的R&D资本存量计算如下式:
 
 
R&Dit= (1-δR) R&Dit-1+Rt (2) 
 
 
最后, 考虑影响全要素生产率的控制变量, 包括资产负债率、人力资本、企业年龄。其中人力资本用现金流量表中的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项目来衡量。上文提到品牌绩效与企业规模相关, 本文按照企业所属板块不同区分大企业和中小企业, 即主板企业为大企业, 创业版企业为中小企业, 对不同规模的企业分别进行了考察。
 
 
上述变量的数据都来源于WIND数据库, 剔除品牌和R&D数据缺失的样本和ST股票样本, 最终样本包括1205家上市公司, 样本区间为2013-2016年。除企业年龄和资产负债率外, 上述数据都进行了对数处理。
 
2.2 模型设定
 
(1) 基准模型
 
 
为研究品牌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 建立如下基准模型, 此模型仅考虑品牌资本的直接效应:
 
 
TFPit=β0+β1brandit-1+α′controlit-1+μi+εit (3) 
 
 
其中, TFPit为企业全要素生产率, 作为被解释变量, brandit-1为品牌资本, 作为核心解释变量, controlit-1为控制变量组成的向量, 包括R&D资本R&Dit-1, 企业年龄ageit-1, 资产负债率DOAit-1和人力资本lnhcit-1。下标表示i企业, t表示年度;μi表示无法被观测的个体效应;εit为随机误差项。
 
(2) 互补效应模型
 
 
为了进一步研究品牌资本和R&D资本对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互补效应, 在基准模型中引入二者的交互项brandit-1×R&Dit-1, 建立如下互补效应模型:
 
 
TFPit=β0+β1brandit-1+β2+R&Dit-1+β3brandit-1×R&Dit-1+α′controlit-1+μi+εit (4) 
 
 
该模型先通过回归结果中交叉项系数的显著情况来验证R&D资本和品牌资本之间存在相互作用。在相互作用显著的情况下, 根据其正负号验证两者是否存在互补效应, 如果β3>0则表明品牌资本和R&D资本存在互补效应, 反之则存在替代效应。
 
3 实证结果
 
3.1 品牌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
 
 
在基准模型的检验中, 分两种情况讨论: (1) 只考虑了品牌资本这个核心变量, (2) 在考虑品牌资本的基础上加入控制变量。基准模型估计采用混合最小二乘法, 并采用稳健标准误消除估计中存在的异方差性。为进一步考察企业规模和所有制异质性效应, 将总样本分为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 大企业和中小企业进行回归分析, 表1为仅考虑品牌资本的估计结果, 表2为加入控制变量后的估计结果。表1的结果表明对上市公司而言, 品牌资本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存在显著正相关关系, 且在不同所有制和不同规模的企业中都存在显著正相关性。表2的结果表明, 加入控制变量后, 品牌资本在不同所有制企业和不同规模企业中的显著性及其影响方向都是一致的, 这表明品牌资本的影响效应是稳健的。表1和表2的结果验证了假设1。
 
 
表1 品牌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估计 导出到EXCEL
 
 
 
 
 (1)  (2)  (3)  (4)  (5)  
 
变量 全样本 国有 非国有 大企业 中小企业 
 
Brand 0.202*** 0.195*** 0.173*** 0.183*** 0.118*** 
 
 (0.0059)  (0.0111)  (0.0063)  (0.0068)  (0.0097)  
 
常数项 12.80*** 12.25*** 13.25*** 12.66*** 14.94*** 
 
 (0.092)  (0.179)  (0.098)  (0.108)  (0.144)  
 
样本量 4, 820 1, 224 3, 596 3, 520 1, 300 
 
R2 0.233 0.220 0.211 0.203 0.103 
 
  
 
注:括号中为稳健标准误, ***, **, *分别表示在1%, 5%, 10%的水平上显著。
 
 
按企业规模分, 大企业和中小企业中品牌资本与全要素生产率同样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而且大企业中品牌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大于中小企业, 结果验证了假设3。正如上文所提到的, 中小企业由于自身资源的限制, 品牌管理人才缺乏等原因, 往往在经营管理上通常选择贴牌战略, 而不是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的自主品牌战略[11][14]。许多中小企业认为当务之急应该是解决生存问题, 在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才会考虑自主品牌建设, 表4统计数据也表明了中小企业品牌资本的平均水平14.86要低于大企业的16.21。由于这种品牌观念, 品牌资本在中小企业起到的作用有限。
 
 
进一步分析品牌资本在不同企业类型中的影响效应。按所有制属性分, 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中品牌资本与全要素生产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而且国有企业中品牌资产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大于非国有企业, 结果验证了假设4。非国有企业主要包括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 相比国有企业, 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固然有效率优势, 但在目前中国经济转型背景下, 国有企业品牌原产制效应使得品牌资本在国有企业中效用最大。
 
 
根据表2的回归结果发现, 总样本情况下, R&D资本, 资产负债率和人力资本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而且在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 大企业和中小企业中这些变量的表现具有一致性。企业年龄与全要素生产率的相关关系在统计意义上不显著。在全样本情况下, 各个变量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效应大小依次为人力资本、R&D资本、品牌资本和资产负债率, 但在不同规模和所有制的企业中表现有所不同。
 
 
按企业规模分, 不论是大型企业还是中小企业, 各个变量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效应大小依次为人力资本、品牌资本、R&D资本和资产负债率。也就是说, 各个所有制企业内部的纵向比较中, 变量效应大小具有一致性。按变量的横向比较中, 大企业中品牌资本和人力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大于中小企业, R&D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小于中小企业, 资产负债率效应差异不大。
 
 
按所有制属性分, 在国有企业中, 各个变量对全要素生产率影响效应大小依次为人力资本、品牌资本、R&D资本和资产负债率, 而在非国有企业中, 依次为人力资本、R&D资本、品牌资本和资产负债率。也就是说, 各个所有制企业内部的纵向比较中, 国有企业中品牌资本的影响效应大于R&D资本, 而非国有企业中则是R&D资本大于品牌资本。按变量的横向比较中, 国有企业中品牌资本和人力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大于非国有企业, R&D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小于非国有企业, 研究结论同吴延兵[14]一致, 资产负债率效应差异不大。
 
3.2 品牌资本与R&D资本的互补效应
 
 
互补效应模型的回归结果如表4所示, 互补效应模型估计同样采用混合最小二乘法, 并采用稳健标准误消除估计中存在的异方差性。表4中, 全样本、国有企业样本和大企业样本的回归结果中, brand×R&D项的回归系数显著为正, 非国有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回归结果中, brand×R&D项的回归系数为正, 但不存在统计意义上的显著性。这表明品牌资本和R&D资本存在互补效应, 也就是说R&D资本会促进品牌资本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效应, 验证了假设2。表4的结果同样表明品牌资本和R&D资本存在互补效应受到企业所有制和企业规模的影响, 即互补效应仅在国有企业和大企业中显著存在。
 
 
表2 品牌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效应估计 (加入控制变量) 导出到EXCEL
 
 
 
 
 (1)  (2)  (3)  (4)  (5)  
 
变量 全样本 国有 非国有 大企业 中小企业 
 
Brand 0.052*** 0.065*** 0.055*** 0.053*** 0.043*** 
 
 (0.0044)  (0.0081)  (0.0053)  (0.0051)  (0.0087)  
 
R&D 0.077*** 0.033** 0.114*** 0.069*** 0.180*** 
 
 (0.0094)  (0.0139)  (0.0127)  (0.0101)  (0.0249)  
 
DOA 0.011*** 0.010*** 0.011*** 0.011*** 0.012*** 
 
 (0.0005)  (0.0010)  (0.0006)  (0.0006)  (0.0009)  
 
lnhc 0.386*** 0.471*** 0.290*** 0.382*** 0.193*** 
 
 (0.0124)  (0.0238)  (0.0165)  (0.0148)  (0.0285)  
 
age -0.001 -0.001 0.000 -0.002 -0.002 
 
 (0.0016)  (0.0034)  (0.0019)  (0.0020)  (0.0030)  
 
常数项 6.100*** 4.020*** 7.303*** 5.787*** 9.091*** 
 
 (0.159)  (0.336)  (0.200)  (0.200)  (0.331)  
 
样本量 4, 820 1, 224 3, 596 3, 520 1, 300 
 
R2 0.628 0.635 0.529 0.594 0.401 
 
  
 
注:括号中为稳健标准误, ***, **, *分别表示在1%, 5%, 10%的水平上显著。
 
 
表3 品牌资本和R&D资本描述性统计 导出到EXCEL
 
 
 
 
 变量 obs. Mean Std. Dev. Min Max 
 
全样本 
Brand 4820 15.84 2.23 6.91 23.66 
 
R&D 4820 18.08 1.44 11.54 24.14 
 
国有企业 
Brand 1224 16.46 2.40 9.76 23.66 
 
R&D 1224 18.55 1.75 11.54 23.97 
 
非国有企业 
Brand 3596 15.63 2.12 6.91 23.18 
 
R&D 3596 17.92 1.27 12.53 24.14 
 
大企业 
Brand 3520 16.21 2.26 6.91 23.66 
 
R&D 3520 18.22 1.54 11.54 24.14 
 
中小企业 
Brand 1300 14.86 1.78 9.91 21.02 
 
R&D 1300 17.69 1.01 13.71 21.57 
 
  
 
 
 
大企业存在品牌资本和R&D资本互补效应而中小企业中则不显著, 出现这种情况可能的原因有:大企业在规模经济经营上比中小企业有优势, 可以提高品牌资本和R&D资本的效用。这和资源基础的观点相一致, 即如果企业将稀缺资源分配在企业不具有竞争力的领域, 将稀释这些资源的效用[15]。大企业增加研发投资一个重要的目的是减少成本, 而中小企业则倾向分配更多的资源于新产品研发[16], 当中小企业面临资源约束时, 一般首选减少品牌资本的投资, 将有限的资源用于研发新产品[11]。
 
 
国有企业存在显著的品牌资本和R&D资本互补效应而非国有企业中则不显著, 出现这种情况可能的原因有:一方面, 2006年以来, 国家不断重视自主品牌建设, 2015年“中国制造2025”战略实施, 李克强总理更是强调要依托中国品牌推动中国制造由大变强, 品牌建设成为国家战略。国有企业通常作为我国政治战略、政策目标、区域目标以及国家层面投资的重要实施载体, 必定是对此大力投入, 表4中国有企业品牌资本存量高于其他类型企业成为最好的例证。另一方面, 预算软约束使得国企拥有充足的资金进行人才培养、技术引进和研发, 形成国有企业的技术优势[17]。企业提升竞争优势并不仅仅是某一资源的单独投入, 往往关系到企业的资源配置战略[7], 由于我国特定的经济背景, 国有企业通常拥有更多的资源。
 
 
表4 品牌资本和R&D资本的互补效应估计 导出到EXCEL
 
 
 
 
 (1)  (2)  (3)  (4)  (5)  
 
变量 全样本 国有 非国有 大企业 中小企业 
 
Brand 0.052*** 0.061*** 0.055*** 0.053*** 0.042*** 
 
 (0.0045)  (0.0080)  (0.0053)  (0.0051)  (0.0086)  
 
R&D 0.071*** 0.031** 0.113*** 0.066*** 0.178*** 
 
 (0.0096)  (0.0130)  (0.0132)  (0.0101)  (0.0251)  
 
Brand×R&D 0.012*** 0.021*** 0.002 0.013*** 0.006 
 
 (0.0030)  (0.0037)  (0.0040)  (0.0035)  (0.0085)  
 
DOA 0.011*** 0.010*** 0.011*** 0.011*** 0.012*** 
 
 (0.0005)  (0.0010)  (0.0006)  (0.0006)  (0.0009)  
 
lnhc 0.381*** 0.458*** 0.289*** 0.374*** 0.195*** 
 
 (0.0121)  (0.0230)  (0.0163)  (0.0144)  (0.0288)  
 
age -0.0005 0.0004 0.0004 -0.002 -0.001 
 
 (0.0016)  (0.0033)  (0.0019)  (0.0020)  (0.0030)  
 
常数项 6.294*** 4.316*** 7.336*** 5.981*** 9.107*** 
 
 (0.164)  (0.328)  (0.210)  (0.207)  (0.329)  
 
样本量 4, 820 1, 224 3, 596 3, 520 1, 300 
 
R2 0.631 0.645 0.530 0.597 0.401 
 
  
 
注:括号中为稳健标准误, ***, **, *分别表示在1%, 5%, 10%的水平上显著。
 
3.3 稳健性检验
 
 
从上一部分的实证结果中我们发现:品牌资本与全要素生产率的关系, 大企业效应大于中小企业效应, 国有企业大于非国有企业;品牌资本与R&D资本的互补效应则仅在大企业和国有企业中显著。由此我们推论国有大企业中品牌资本效应大于非国有中小企业, 品牌资本与R&D资本互补效应在国有大企业中显著存在, 而在非国有中小企业中则不显著。为检验这一推论, 首先按照将样本分为国有大企业和非国有中小企业, 分别按照基准模型和互补效应模型回归, 结果见表5。从表5可以看出, 品牌资本对全要素生产率的效应在国有大企业中大于非国有中小企业, 而且品牌资本和R&D资本互补效应在国有大企业中显著。表5的结论进一步验证了结果的稳健性。
 
4 研究结论
 
 
本文首先基于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建立面板回归模型研究品牌资本与企业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 并同时考虑了企业规模和所有制异质性。结果表明, 品牌资本与企业生产率具有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这种正相关关系存在于不同规模和所有制的企业中, 但影响效应有所不同。具体表现为, 国有企业中品牌资本的正向影响效应大于非国有企业, 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源于目前中国经济转型背景下, 消费者往往认为国有企业品牌具有安全可靠属性, 消费者的这种认知有利于提升相关产品的销量, 并进一步提升企业生产率;大企业中的影响效应大于中小企业, 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源于中小企业由于自身资源的限制, 品牌管理人才缺乏等因素存在品牌经营基础薄弱和先天不足等劣势。因而在政策层面, 除了国家层面的品牌发展战略作为宏观支持, 应出台更多具有针对性的政策鼓励非国有企业和中小企业品牌投资。
 
 
表5 稳健性检验结果 导出到EXCEL
 
 
 
 
 基准模型 互补效应模型 
 
 (1)  (2)  (3)  (4)  
 
变量 国有大型企业 非国有中小企业 国有大型企业 非国有中小企业 
 
Brand 0.067*** 0.047*** 0.063*** 0.046*** 
 
 (0.0082)  (0.0088)  (0.0081)  (0.0087)  
 
R&D 0.032** 0.180*** 0.031** 0.178*** 
 
 (0.0141)  (0.0251)  (0.0131)  (0.0253)  
 
Brand×R&D -- -- 0.0206*** 0.0057 
 
 (0.0038)  (0.0085)    
 
DOA 0.0101*** 0.0117*** 0.010*** 0.012*** 
 
 (0.0011)  (0.0009)  (0.0011)  (0.0009)  
 
lnhc 0.471*** 0.187*** 0.459*** 0.188*** 
 
 (0.0244)  (0.0288)  (0.0236)  (0.0291)  
 
age -0.0011 -0.0019 0.0002 -0.0017 
 
 (0.0034)  (0.0030)  (0.0034)  (0.0030)  
 
常数项 3.968*** 9.153*** 4.254*** 9.169*** 
 
 (0.347)  (0.337)  (0.339)  (0.334)  
 
样本量 1, 200 1, 276 1, 200 1, 276 
 
R2 0.633 0.400 0.642 0.400 
 
  
 
注:括号中为稳健标准误, ***, **, *分别表示在1%, 5%, 10%的水平上显著。
 
 
为更全面了解品牌资本对于企业生产率的影响效应, 本文进一步研究了品牌资本和R&D资本在提升企业生产率过程中潜在的互补效应。结果表明, 在全样本下品牌资本和R&D资本存在互补效应。在考虑了企业规模和所有制异质性时, 发现这种互补效应仅存在于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 非国有企业和中小企业的互补效应在统计意义上不显著。实证结果也验证了资源基础的观点, 即当企业将稀缺资源分配在企业不具有竞争力的领域, 将稀释这些资源的效用。具体而言, 在我国经济转型背景下, 国有企业品牌更受到消费者信赖, 比非国有企业的品牌更具有竞争力, 而且国有企业由于其自身发展特点, 通常比非国有企业更具有资源优势;大型企业则是在规模经济经营上比中小企业有优势, 当中小企业面临资源约束时, 一般首选减少品牌资本的投资, 将有限的资源用于研发新产品。因而, 尽管从目前的经验证据来看, 非国有企业和中小企业常常面临资源约束而导致品牌投资不足, 但为了长远的发展, 仍应重视品牌资本的投资。作为我国最活跃的经济主体, 非国有企业和中小企业应尽量平衡各种资产的投资, 以提高企业适应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的能力, 从而促进企业生产率增长, 助力供给侧改革。
 
 
综上所述, 本文为研究国内企业品牌资本和R&D资本投资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本文的研究结论表明品牌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之间的关系受到企业规模和企业所有制的影响, 同时也验证了品牌资本和R&D资本在提升企业生产率时存在互补效应, 而且这种效应仅在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中显著存在。本文的发现能够帮助企业管理者更为深入地理解品牌资本和R&D资本的作用, 从而为管理者在品牌资本和R&D资本资源分配上提供决策支持。同时, 本文的研究表明应关注中小企业和非国有企业的品牌建设问题, 这也为政府制定相关政策促进供给侧改革提供决策依据。
 

畅志文化期刊网,一个专业的论文发表,期刊发表,著作出版,课题等评职称相关平台。

文章名称:品牌资本、R&D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

文章地址:www.cqpc.cq.cn/lunwenjianshang/_si_/780.html

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之

上一篇:集群中科技中介角色演变与网络结构互动机制 下一篇:科学资助中的控制权分配——以科学基金机构职能变迁为例

还有问题,免费咨询专业人员

没有问题了,我想发稿或出版

选择服务:

作者姓名: *

联系电话: *

留言备注: *

咨询部:

发表部: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17600057161

投稿邮箱:71712724@qq.com

QQ:71712724
QQ:71712724

咨询部:

发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