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论文发表、期刊发表、证书、著作、课题申请、专利等一条龙服务——杂志社张伟浩-您负责教书育人,我们负责解决您职称,晋级路上遇到的难题。

国外幼儿基本动作技能干预研究系统评述

分类:(三) 发表时间:2019-08-10

1前言 掌握1~2项运动技能是国家对青少年的一项基本要求, 也是学校体育的重要目标之一, 《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 (中发[2007]7号) 、《强化学校体育促进学生身心
1前言
 
 
掌握1~2项运动技能是国家对青少年的一项基本要求, 也是学校体育的重要目标之一, 《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 (中发[2007]7号) 、《强化学校体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意见》 (国办发[2016]27号)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及《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 (国发[2017]4号) 等均有提及。我国体育教育理论研究者和实践者历来重视运动技能,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 (2017) 就曾撰文强调过运动技能的重要性。运动技能 (Motor Skill) 是一系列动作技能的整合, 而基本动作技能 (Fundamental Movement Skills FMS) 作为发展运动技能的基础 (Clark et al., 2002b) , 尚未引起学界的足够重视。基本动作技能是指人体非自然发生的基础运动学习模式 (Basic Learnt Movement Patterns) , 它是进行复杂身体活动和体育活动的基础, 包括位移技能 (Locomotor Skill, 跑、跳等) 、物体控制技能 (Object Control Skill, 拍球、接球等) 和稳定技能 (Stability Skill, 平衡、旋转等) (Barnett et al., 2016) 。基本动作技能与儿童青少年的身体活动 (Holfelder et al., 2014;Logan et al., [59]5) 、肥胖 (Henrique et al., 2016;O’Brien et al., 2016) 、健康体适能 (Cattuzzo et al., 2016) 、社会及认知能力 (Leonard et al., 2014;Lubans et al., 2010) 等健康发展方面有显著的关系。儿童青少年基本动作技能水平对提高体育教育质量 (Goodway et al., [40]4) 、促进健康 (Lubans et al.2010) 和全面发展 (Hill, 2010) 等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跟踪研究的证据表明, 儿童青少年早期的基本动作技能水平与后期的表现 (Barnett et al., 2010;Dhondt et al., 2013Lloyd et al., 2014) 以及相关健康产出 (Lloyd et al., 2014Lubans et al., 2010) 存在明显的关系, 儿童青少年在早期获得并保持良好的基本动作技能水平有助于未来运动技能的发展。基本动作技能研究的理论——动作发展理论 (Motor Development) 指出个体的基本动作技能在婴儿期就开始发展 (Gallahue et al., 2012) , 较早进行基本动作技能发展的个体在后续的成长中能够表现出更高的运动技能水平 (Robinson et al., 2015;Stodden et al., 2008) 以及较高的竞技能力水平 (Lloyd et al., 2015) 。可见, 对儿童青少年早期进行基本动作技能干预能够带来较为理想的结果。为此, 国外学者展开了丰富的研究, 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Morgan et al., 2013) 。其中, Morgan等 (2013) 指出, 当前基本动作技能的干预研究能够显著提高儿童青少年的基本动作水平。国内现有的研究表明, 功能性训练 (雷园园等, 2018;周喆啸等, 2016) 、韵律性身体活动 (吴升扣等, 2015) 和体操项目 (查萍等, 2018) 能够有效提高幼儿的基本动作技能技能水平。上述研究存在统计分析效力较低 (雷园园等, 2018;吴升扣等, 2015;查萍等, 2018;周喆啸等, 2016) , 未能对低年龄段 (除5、6岁外) 幼儿进行系统研究 (吴升扣等, 2015;周喆啸等, 2016;Morgan et al., 2013) 等不足。
 
 
尽管国外学者针对学龄儿童青少年的基本动作技能干预进行了梳理和分析 (Morgan et al., 2013) , 但是针对幼儿的相关研究鲜见相对系统的科研证据。同时, 由于我国在这一领域处于“萌芽”阶段 (马瑞等, 2017;王政淞等, 2017) , 一般为探索动作技能对身体活动和健康的促进作用, 考虑到基本动作技能发展的规律和“延长效应”, 关于幼儿人群的基本动作技能干预应该得到足够的重视。本研究旨在系统分析国外关于幼儿人群基本动作技能干预研究的方法学特点和效果。
 
2方法
 
 
该系统综述的实施流程和撰写报告严格遵守PRISMA (Preferred Reporting Items for Systematic Reviews and MetaAnalyses) (Moher et al., 2015) 。
 
2.1检索策略
 
 
对Web of Science, EBSCO, Science Direct, PubMed, Springer 5个数据库进行检索, 检索截止日期为2017年12月31日。检索词 (式) 包括3组:1) 人群:preschool*OR kindergarten OR early child*OR young child*;2) 基本动作技能:motor OR movement ORfundamental AND skill OR ability OR competence OR performance OR proficiency;3) 干预:interven*OR effect*OR influence OR impact。首先, 使用布尔逻辑词“AND”“OR”连接各检索词进行计算机检索。其次, 对满足检索条件的文献全文和参考文献进行人工检索, 增补首轮检索过程中漏检的文献。最后, 对检索到的综述类文献的参考文献进行人工检索, 增补在前两轮检索过程中漏检的文献。
 
2.2纳入标准
 
 
满足以下条件的文章被纳入本综述:1) 实验对象为学龄前儿童, 平均年龄在3~6岁之间;2) 针对基本动作技能进行干预, 且干预时长超过4周;3) 实验方法为随机对照实验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RCT) 或非随机对照实验 (Controlled Trial, CT) 或准实验 (Quasi-Experiment, QE) 设计;4) 干预实验结束后采用测评工具对基本动作技能进行测评。纳入文献根据干预实施者的情况分为3类:1) 教师主导 (Teacher-Led, TL) :由事先经过培训的学前/日托工作人员实施;2) 父母主导 (Parent-Led, PL) :父母对学龄前儿童进行干预;3) 以儿童为中心 (Child-Centered, CC) :研究人员、运动生理学专家、教练或其他训练有素的体育工作人员直接对儿童进行干预 (Van Capelle et al., 2017) 。
 
2.3排除标准
 
 
1) 根据检索到的文献标题排除非学龄前儿童 (婴儿, 青少年, 成人) 以及非基本动作技能干预的研究;2) 排除对特殊疾病或存在健康问题儿童干预研究;3) 排除全文或摘要中未报告详细数据结果、综述以及与主题无关的研究。计算机检索时已经限定英文期刊文章, 学位论文、会议论文和其他语言类文章不在检索范围。
 
2.4提取研究信息
 
 
由2位作者分别对文献信息进行提取, 不一致的信息由第3位作者根据文献做出判断。纳入文献的信息包括:第一作者, 年份, 国家, 实验设计和样本特征, 干预模式, 干预内容, 测评工具及指标, 统计方法, 干预结果。纳入本研究的具体文献信息如表1所示, 表2是在表1的基础上对各研究的特点进行定量汇总的结果。
 
2.5研究质量评价
 
 
2位作者借助由Cochrane工作小组制定的偏倚风险评估工具分别对纳入文献的质量进行评价, 不一致的观点2人通过讨论解决。使用随机对照试验偏倚评估工具2.0 (Higgins et al., 2011) 评价随机对照试验研究的偏倚风险, 包含7个条目;使用非随机对照实验研究评估工具ROBINS-I (Sterne et al., 2016) 评估非随机对照试验和准实验研究的偏倚风险, 包含7个条目。使用科恩卡帕系数 (Cohen's kappa) (Cohen, 1968) 报告评分者信度。
 
3结果
 
 
如图1所示, 研究共检索到2 113篇文献, 经筛选后共纳入9篇, 根据纳入文献和相关综述的参考文献补充18篇, 最终确定纳入27篇。2003-2007、2008-2012和2013-2017年的发文量分别占总纳入文献的11%、22%和67%。来自北美洲和欧洲的研究分别占纳入文献的44%和37%, 其中美国 (Alhassan et al., 2012;Bellows et al., 2013;Brian et al., 2017a, 2017b;Hamilton et al., 2018;Martin et al., 2009Robinson, 2011, 2016;Vidoni et al., 2014) 占33%。希腊 (Deli et al., 2006;Fotini et al., 2004;Tsapakidou et al., 201[93]Zachopoulou et al., 2004) 、澳大利亚 (Jones et al., 2011;Piek et al., [65]3;Veldman et al., 2017) 、加拿大 (Adamo et al., 2016Froehlich et al., 2016;Wasenius et al., 2017) 分别占15%、11%和11%。除伊朗 (Mostafavi et al., 2013) 外, 未发现其他亚洲国家的作者公开发表研究。
 
 
表1 纳入文献的干预特点Table 1 Intervention Characteristics of Included Studies     下载原表 
表1 纳入文献的干预特点Table 1 Intervention Characteristics of Included Studies  
    下载原表 
表1 纳入文献的干预特点Table 1 Intervention Characteristics of Included Studies  
    下载原表 
表1 纳入文献的干预特点Table 1 Intervention Characteristics of Included Studies  
注:+表示CONSORT声明 (Consolidated Standards of Reporting Trials Statement) , C表示城市, R表示农村, ★表示低收入家庭儿童人群, M:样本平均年龄, TGMD:Test of Gross Motor Development, PDMS-2:Peabody Development Motor Scale-2nd edition, ZNA:Zurich Neuromotor Assessment, MOT4-6:Motor Proficiency Test for Children between 4 and 6 years of age, APM:Allekouluikäistenlasten PsykoMotorisettaidot, BOT-2SF:Bruininks-Oseretsky Test of motor proficiency-version 2 Short Form, MABC-2:Movement Assessment Battery for Children-version 2, (1) (2) 分别表示干预组和控制组, LMS (locomotor skill) :位移技能, OCS (object control skill) :物体控制技能, SS (Stability Skill) :稳定技能, TL-PL:教师-家长共同实施, Ⅰ:t检验, Ⅱ:方差分析, Ⅲ:U检验, Ⅳ:卡方检验, Ⅴ:秩和检验, Ⅵ:回归分析。
 
 
表2 纳入文献干预特点的归纳总结Table 2 Summaryof Intervention Characteristics of Included Studies     下载原表 
表2 纳入文献干预特点的归纳总结Table 2 Summaryof Intervention Characteristics of Included Studies  
    下载原表 
表2 纳入文献干预特点的归纳总结Table 2 Summaryof Intervention Characteristics of Included Studies  
注:占比 (%) :某一类别的研究数量在27项研究中所占比例;有效率 (%) :结果显示干预组效果显著高于控制组效果的研究 (在某一分类标准中) 所占比例。
 
图1 文献检索流程Figure 1.The Process of Articles Retrieve  
图1 文献检索流程Figure 1.The Process of Articles Retrieve   下载原图
 
 
3.1人口统计学因素
 
 
纳入研究的干预均在托儿所 (Childcare Centre) 或幼儿园 (preschool, Kindergarten) 中实施。59%的研究报告了样本来源地区, 其中城市样本 (Adamo et al., 2016;Brian etal., 2017a, 2017b;Donath et al., 2015;Foulkes et al., 2017;Iivonen et al., 2011;Lemos et al., 2012;Piek et al., 2013;Robinson, 201[75]Rocha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idoni et al., 2014) 占44% (12项) , 农村 (Froehlich et al., 2016;Martin et al., 2009) 占7%, 城市和农村混合样本 (Bellows et al., 2013;Bonvin et al., 2013) 占7%。根据社会经济地位情况, 37%的研究 (Alhassan et al., 2012;Bellows et al., [20]3;Brian et al., 2017a;Foulkes et al., 2017;Hamilton et al., 2018;Martin et al., 2009;Piek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2016;Veldman et al., 2017) 选取的样本来自低收入家庭儿童。样本平均年龄为3~4岁 (Bonvin et al., 2013;Wasenius et al., 2017) 、4~5岁 (Adamo et al., 2016;Alhassan et al., 2012;Brian etal., 2017a, 2017b;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al., 2004;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 et al., 2016;Hamilton et al., 2018;Iivonen et al., 2011;Jones et al., 2011;Robinson, 2011, 2016;Rocha et al., 2016;Veldman et al., 2017) 、5~6岁 (Deli et al., 2006;Lemos et al., 2012;Martin et al., 2009;Piek et al., 2013;Salaj et al., 2016;Zachopoulou et al., 2004) 的研究所占比例分别为7%、56%、22%。在性别方面, 仅有2项研究对男孩或女孩进行干预实验 (Rocha et al., 2016;Veldman et al., 2017) , 其余研究皆采用整体 (男童和女童) 样本, 且性别比例大致相当。
 
3.2研究质量评价
 
 
59%的研究采用随机对照实验设计 (Adamo et al., 2016;Alhassan et al., 2012;Bellows et al., 2013;Bonvin et al., 2013;Donath et al., 2015;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 et al., 2016;Hamilton et al., 2018;Jones et al., 2011;Lemos et al., 2012;Mostafavi et al., 2013;Piek et al., 2013;Veldman et al., 2017;Vidoni et al., 2014;Wasenius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 其中采用整群随机分组的研究占19% (Adamo et al., 2016;Foulkes et al., 2017;Iivonen et al., 2011;Piek et al., 2013;Vidoni et al., 2014) 。所有随机对照干预研究皆使用了具有良好效度的基本动作技能测评工具。15%的研究同时使用了随机序列和分配隐藏 (Bonvin et al., 2013;Foulkes et al., 2017;Jones et al., 2011;Wasenius et al., 2017) , 15%的研究对实施者和受试者施盲 (Adamo et al., 2016;Bonvin et al., 2013;Wasenius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 22%的研究对测评者施盲 (Adamo et al., 2016;Bonvin et al., 2013;Foulkes et al., 2017;Jones et al., 2011;Veldman et al., 2017;Wasenius et al., 2017) , 15%的研究报告了结果数据的完整性并且所有样本无数据缺失 (Donath et al., 2015;Mostafavi et al., 2013;Veldman et al., 2017;Vidoni et al., 2014) 。112个条目 (16×7) 的评分者信度具有统计学意义的一致性 (k=0.78, P<0.01) 。
 
 
采用准实验设计 (Brian et al., 2017a, 2017b;Fotini et al., 2004;Martin et al., 2009;Robinson, 2011;Rocha et al., 2016) 和非随机对照实验设计的研究 (Deli et al., 2006;Iivonen et al., 2011;Robinson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 分别占22%和19%, 其中1项研究采用自身前后对照的方法 (Robinson, 2011) 。研究质量为低偏倚风险 (Brian et al., 2017a) 和中偏倚风险的研究 (Brian et al., 2017b) 各占4%, 高偏倚风险研究占7% (Martin et al., 2009;Rocha et al., 2016) , 其余26%的研究因在某个或多个重要的领域中缺乏信息无法判断偏倚风险等级 (Deli et al., 2006;Fotini et al., 2004;Iivonen et al., 2011;Robinson, 20112016;Salaj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 。77个条目 (11×7) 的评分者信度具有统计学意义的一致性 (k=0.65, P<0.01) 。
 
 
样本量在50~100人的研究占52% (Adamo et al., 2016;Alhassan et al., [14]2;Brian et al., 2017b;Deli et al., 2006;Fotini et al., 2004;Froehlich et al., 2016;Iivonen et al., 2011;Jones et al., 2011;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Salaj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eldman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19%的研究的样本量小于50人 (Donath et al., 2015;Lemos et al., 2012;Robinson, 2011;Rocha et al., 2016;Vidoni et al., 2014) , 样本量介于100~150人 (Brian et al., 2017a;Foulkes et al., 2017;Hamilton et al., 2018;Robinson et al., 2016) 以及大于150人的研究 (Bellows et al., 2013;Bonvin et al., 2013;Piek et al., 2013;Wasenius et al., 2017) 各占15%。
 
3.3干预情况
 
3.3.1干预时间
 
 
从单次干预时间来看, 52%的研究干预时间集中在30~40 min (Alhassan et al., 2012;Brian et al., 2017a, 2017b;Deli et al., [30]6;Donath et al., 2015;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Piek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eldman et al., 2017;Vidoni et al., 2014;Zachopoulou et al., 2004) , 其次, 有15%的研究在41~50 min (Fotini et al., 2004;Lemos et al., 2012;Iivonen et al., 2011;Rocha et al., 2016) , <30 min (Bellows et al., 2013;Hamilton et al., 2018Jones et al., 2011) 和>50 min (Foulkes et al., 2017;Salaj et al., 2016) 的研究分别占11%和7%。从干预频率来看, 干预为2天/周的研究 (Brian et al., 2017a, 2017b;Deli et al., 2006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 al., 2004;Iivonen et al., 2011;Robinson, 2011;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eldman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占44%, 仅1天/周的干预研究 (Foulkes et al., 2017;Hamilton et al., 2018;Lemos et al., 2012) 占11%, 3天/周 (Jones et al., 2011;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et al., 2016) 、4天/周 (Bellows et al., 2013;Piek et al., 2013) 及5天/周 (Alhassan et al., 2012;Martin et al., 2009;Vidoni et al., 2014) 分别占11%、7%、11%。从总体上看, 干预的时间从5周 (Robinson et al., 2016) 到30个月 (约130周) (Rocha et al., 2016) 不等, 8~16周 (Brian et al., 2017a;Deli et al., 2006Hamilton et al., 2018;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2011;Tsapakidou et al., 2014;Veldman et al., 2017;Vidoni et al., 2014;Zachopoulou et al., 2004) 和17~26周 (Adamo et al., 2016;Alhassan et al., 2012;Bellows et al., 2013;Fotini et al., 2004;Jones et al., 2011;Iivonen et al., 2011;Piek et al., 2013;Wasenius et al., 2017) 的研究分别占33%和30%, <8周 (Brian et al., 2017b;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 al., 2004;Martin et al., 2009;Robinson et al., 2016) 和>26周 (Bonvin et al., 2013;Froehlich et al., 2016;Lemos et al., 2012;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 皆占19%。
 
3.3.2干预模式
 
 
“教师主导”的干预模式研究 (Adamo et al., 2016;Alhassan et al., 2012;Bellows et al., 2013;Bonvin et al., 2013;Brian et al., 2017a, 2017b;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et al., 2016;Jones et al., 2011;Iivonen et al., 2011;Piek et al., 2013;Tsapakidou et al., 2014;Vidoni et al., 2014) 与“以儿童为中心”的干预模式研究 (Deli et al., 2006;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 al., 2004;Hamilton et al., 2018;Lemos et al., 2012;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2016;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76]6;Veldman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皆占48%, 另外有1项研究为父母和普通学前教师合作实施的干预, 即“教师-家长模式” (Wasenius et al., 2017) 。根据“以儿童为中心”的干预模式, 干预实施者为体育教师或指导员 (Deli et al., 2006;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 al., 2004;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2016) 占22%, 研究者 (Martin et al., 2009;Rocha et al., 2016;Veldman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占15%, 专家 (Hamilton et al., 2018;Lemos et al., 2012) 占7%, 教练 (Salaj et al., 2016) 占4%。
 
 
干预参考成熟项目模式的结构化身体活动课程的研究 (Adamo et al., [13]6;Bellows et al., 2013;Bonvin et al., 2013;Brian et al., 2017a, 2017b;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 et al., [36]6;Jones et al., 2011;Iivonen et al., 2011;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Piek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2016;Veldman et al., 2017;Vidoni et al., 2014;Wasenius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占67%, 使用结构化课程或训练的研究 (Alhassan et al., 2012;Deli et al., 2006;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 al., 2004;Hamilton et al., 2018;Lemos et al., [50]2;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 占33%。
 
3.4测评情况
 
 
70%的研究采用TGMD作为测评工具, 除1项研究采用TGMD-1外 (Deli et al., 2006) , 其余研究均采用TGMD-2 (Adamo et al., 2016;Alhassan et al., 2012;Brian et al., 2017a, 2017b;Donath et al., 2015;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 et al., 2016;Jones et al., 2011;Lemos et al., 2012;Iivonen et al., 2011;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2016;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eldman et al., 2017;Wasenius et al., 2017) 。采用PDMS-2 (Bellows et al., 2013;Hamilton et al., 2018) 、BOT-2 (Piek et al., 2013;Vidoni et al., 2014) 和MOT4-6 (Fotini et al., 2004;Zachopoulou et al., 2004) 的研究均占7%, 使用ZNA (Bonvin et al., 2013) 和APM (Iivonen et al., 2011) 的研究各占4%。
 
3.5统计方法
 
 
26%的研究使用了回归分析 (Bonvin et al., 2013) 或回归分析与t检验 (Foulkes et al., 2017;Robinson et al., 2016Veldman et al., 2017) 、方差分析 (Bellows et al., 2013;Piek et al., 2013) 、卡方检验 (Wasenius et al., 2017) 结合使用, 19%的研究仅使用了t检验 (Brian et al., 2017a, 2017b Froehlich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idoni et al., 2014) , 22%的研究仅使用了方差分析 (Deli et al., 2006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 al., 2004;Hamilton et al., 2018;Salaj et al., 2016;Zachopoulou et al., 2004) , 19%的研究将t检验和方差分析结合使用 (Jones et al., [49]1;Lemos et al., 2012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 15%的研究使用了非参数检验 (卡方检验、秩和检验) 与方差分析、U检验结合使用 (Adamo et al., 2016;Alhassan et al., 2012;Iivonen et al., 2011;Rocha et al., 2016) 。
 
3.6干预结果
 
 
经过测评, 干预组后测评分显著高于前测且高于控制组, 即有效干预 (Adamo et al., 2016;Bellows et al., 2013Brian et al., 2017a, 2017b;Deli et al., 2006;Donath et al., 2015Fotini et al., 2004;Hamilton et al., 2018;Jones et al., 2011Lemos et al., 2012;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Piek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2016;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eldman et al., 2017Vidoni et al., 2014;Wasenius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 其所占比例为81%;干预组后测评分与前测或控制组后测评分无显著差异, 即无效干预 (Alhassan et al., 2012;Bonvin et al., 2013;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 et al., 2016;Iivonen et al., 2011) , 其所占比例为19%。15%的研究 (Foulkes et al., 2017;Iivonen et al., 2011;Piek et al., 2013;Veldman et al., 2017) 对干预结果进行了跟踪调查, 仅有1项跟踪结果显示与前测得分相比显著提高 (Veldman et al., 2017) 。
 
 
有26%的研究对干预情况的性别差异进行了说明 (Bellows et al., [20]3;Foulkes et al., 2017;Iivonen et al., 2011Piek et al., 2013;Tsapakidou et al., 2014;Wasenius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 其中1项研究表明女生的物体控制能力显著高于男生 (Bellows et al., 2013) , 还有1项研究表明男生的3项动作技能显著高于女生 (Piek et al., 2013) , 19%的研究结果显示性别之间无显著差异 (Foulkes et al., 2017;Iivonen et al., 2011;Tsapakidou et al., 2014;Wasenius et al., 2017;Zachopoulou et al., 2004) 。
 
 
在所有研究中, 19%的研究仅针对物体控制技能进行干预 (Brian et al., 2017a, 2017b;Donath et al., 2015;Robinson, 2011;Veldman et al., 2017) 。仅1项研究的接球技能无显著提高 (Donath et al., 2015) , 其他研究的各技能显著提高。11%的研究仅针对位移技能进行干预 (Alhassan et al., 2012;Deli et al., 2006;Tsapakidou et al., 2014) , 其中2项结果显示各位移技能显著提高 (Deli et al., 2006;Tsapakidou et al., 2014) , 另1项结果显示仅跨跳技能显著提高 (Alhassan et al., 2012) 。41%的研究针对位移和物体控制技能进行干预 (Adamo et al., [13]16;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 et al., 2016;Jones et al., 2011;Lemos et al., 2012;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et al., 2016;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Wasenius et al., 2017) , 其中7%的研究为无效干预 (Foulkes et al., 2017;Froehlich et al., 2016) , 33%的研究为有效干预 (Adamo et al., 2016;Jones et al., 2011;Lemos et al., 2012;Martin et al., 2009;Mostafavi et al., 2013;Robinson et al., 2016;Rocha et al., 2016;Salaj et al., 2016;Wasenius et al., 2017) 。7%的研究对位移和稳定技能进行干预 (Bonvin et al., 2013;Zachopoulou et al., 2004) , 4%的研究为有效干预 (Zachopoulou et al., 2004) 。22%的研究对位移、物体控制和稳定技能进行干预 (Bellows et al., [20]3;Fotini et al., 2004;Hamilton et al., 2018;Iivonen et al., 2011;Piek et al., 2013;Vidoni et al., 2014) , 4%的研究干预效果无显著变化 (Iivonen et al., 2011) , 其中1项干预结果显示稳定技能显著提高, 但位移技能和物体控制技能无显著变化 (Hamilton et al., 2018) ;其他研究为有效干预 (Bellows et al., 2013;Fotini et al., [20]4;Hamilton et al., 2018;Piek et al., [20]3;Vidoni et al., 2014) 。
 
4讨论
 
4.1人口统计学因素
 
4.1.1地区
 
 
研究证据表明, 来自社会经济较差地区的儿童由于缺少环境支持, 其发展基本动作技能的机会较少且表现为发展滞后 (Goodway et al., [39]3;Martin et al., 2009) 。鉴于此, 很多学者关注干预对该地区幼儿的基本动作技能发展的“补救”作用。在10项社会经济较差地区幼儿人群的研究中, 8项 (Bellows et al., 2013;Brian et al., 2017a;Hamilton et al., 2018;Martin et al., 2009;Piek et al., 2013;Robinson, 2011, [72]6;Veldman et al., 2017) 表现为有效干预, 这在很大程度上肯定了干预对该地区幼儿基本动作技能促进的积极作用。
 
 
环境支持作为影响幼儿基本动作技能发展的外部原因, 合适的器材, 充足的身体活动空间等是发展儿童基本动作技能必备条件。国外干预研究样本多来自发达国家的城市 (Adamo et al., [12]6;Brian et al., 2017a, 2017b;Donath et al., 2015;Foulkes et al., 2017;Iivonen et al., 2011;Lemos et al., 2012;Piek et al., 2013;Robinson, 2011a;Rocha et al., 2016Tsapakidou et al., 2014;Vidoni et al., 2014) , 农村 (Froehlich et al., 2016;Martin et al., 2009) 或城乡混合样本 (Bellows et al., 2013;Bonvin et al., 2013) 很少且城乡发展差异不大, 故无法对干预效果是否存在城乡差异进行有力的评估。对尚处于发展中的中国来说, 大多数幼儿园不具备室内体育馆、足够的室外玩耍区域甚至教室空间, 农村发展更是明显滞后于城市。目前, 我国的研究鲜见对农村地区幼儿的干预。因此农村地区的干预是我国学者及学前教育者需要重点关注的地方。在此基础上, 针对城市幼儿人群的干预方案是否能应用到农村幼儿人群中应该根据现有的研究进行充分评估, 并在实践中加以验证。
 
4.1.2年龄
 
 
研究发现平均年龄在3~4岁、4~5岁、5~6岁年龄段的有效干预比例逐渐提高 (50%, 73%, 100%) , 但由于缺乏纵向研究, 所以无法断定基本动作技能的干预效果与年龄的关系。尽管如此, 儿童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不断发育且认知能力不断增强, 结合整体研究有效干预的趋势可以推测年龄是影响干预有效性的重要因素之一。“动作发展山峰”理论认为年龄并不是个体动作技能发展的决定因素, 而取决于个体经验, 即幼儿通过感觉、观察和参与或者在具体做的过程中获得动作技能 (Clark et al., 2002b) 。Newell (1984) 认为, 个体基本动作技能的发展受到任务、环境和个体三方面的相互作用影响, 除幼儿自身, 干预实施者可以通过控制或改变符合幼儿年龄特点的任务和环境来提高儿童基本动作技能的发展。比如, “音乐-运动计划 (Deli et al., 2006;Zachopoulou et al., 2004) ”和“掌握激励氛围动作模式 (Martin et al., 2009;Robinson, 2011a) ”的干预研究分别从任务、环境两方面进行了实践应用, 均取得了良好的干预效果。除以上两种干预方案外, 国外学者开发了多种基于身体活动的课程模式 (Goodway et al., 2006Robinson et al., 2016;Sallis et al., 1993;Zacharopoulou, 2007) 可供我国学者或教育工作者借鉴并根据实际情况改良, 用于指导干预。
 
4.1.3性别
 
 
大多数研究并没有就干预结果是否在性别上有所差异进行描述, 部分研究尽管对性别进行了比较, 但并未发现普遍的性别差异。事实上, 从幼儿发育的特点和规律来看, 在青春期之前, 男童和女童在身体上非常相似, 生物特征 (包括体型) 几乎没有差异, 如身体成分、力量和肢体长度, 这表明在生物学上并不存在造成性别差异的条件 (Thomas et al., 1985) 。这说明, 单纯基于生物学发展理论的幼儿基本动作干预在不同性别幼儿中的效果应该是一致的。尽管如此, 不同性别幼儿在认知和社会发展特点上的差异仍需要研究者的关注。如果干预方案对不同性别幼儿的认知和社会发展特点产生不同效果的影响, 那么干预的总体效果也会收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因此, 未来研究在制定干预方案时, 需要考虑不同生物学、认知和社会学因素对不同性别幼儿的基本动作技能的影响。
 
4.2研究质量评价
 
 
半数以上的研究使用了随机对照实验设计。采用随机序列和分配隐藏, 遵从“盲法原则” (包括对对研究者、受试者及测评者施盲) , 尽量保证结果数据的完整性, 呈现完整的研究方案等能够最大程度减少分配偏倚, 平衡预后因素 (Higgins et al., [44]1) 。国际上认可度高且使用广泛的CONSORT声明 (Altman et al., 2001) , 为编写随机对照实验报告提供一种标准方法, 基于此方法的报告有助于人们严格评价实验设计和解释结果, 发现难以解释的或潜在偏倚。然而, 只有4项研究报告了CONSORT声明 (Adamo et al., 2016;Foulkes et al., 2017;Jones et al., 2011;Wasenius et al., 2017) , 大部分研究无法提供CONSORT声明中的完整信息。建议我国的干预研究根据CONSORT声明进行研究设计, 以降低实验可能发生的偏倚程度, 并使用TIDieR表 (Template for Intervention Description and Replication)  (Hoffmann et al., 2014) 提高干预措施的可重复性。
 
 
实验选取的样本量从33人 (Vidoni et al., 2014) 到648人 (Bonvin et al., 2013) 不等, 有近半数的研究选取的样本量在50~100人之间。理论上, 样本量的大小取决于测评的主要变量、方差和允许的误差大小3个方面。Barlett等 (2001) 在关于样本量设计的研究中指出, 在效应量为0.8 (中等) , 显著性水平为0.05的条件下, 将21人/组作为最小样本量。建议我国学者在确定干预实验的样本量时要建立在该理论基础上, 除此之外, 还要综合考虑实验的可操作性, 非抽样误差的控制、经费预算等方面因素, 力求达到一个最优样本量的选择。
 
4.3干预情况
 
 
对照组的设置证明了Clark关于基本动作技能并不能自然发展的结论 (Clark et al., 2002b) , 儿童需要借助合理动作模式下的教学、练习和强化以提高基本动作技能而非自由玩耍 (Robinson et al., 2011, 2012) , 这说明了儿童参与结构化身体活动的重要性。
 
4.3.1干预时间
 
 
Capelle等 (2017) 提出每周至少3次, 每次至少30min, 父母参与 (确保技能在家庭正确实施) 的干预有助于提高基本动作技能水平;Logan等 (2012) 提出每周至少2次的频率能改善干预效果;Savage等 (2002) 和Connor等 (1996) 提出8~12周的干预可以带来基本动作技能发展的显著变化。但是, 绝大多数研究只考虑单一因素, 或干预频率或单次干预时间或干预周数, 总体而言, 当前研究仍然缺少明确的干预 (指导) 时间依据。本研究从干预的有效性角度, 发现单次时间在30~40 min, 至少2次/周, 总持续时长在8~16周的干预能够最大程度发挥干预效果。需要注意的是有效干预并没有随干预时间的增长而持续提高, 可能的原因是幼儿认知能力较差, 注意力不易集中 (Riethmuller et al., 2009) , 加之干预时间过长而变得单调, 导致幼儿未能真正融入干预实验 (Logan et al., 2012) ;此外, 儿童的基本动作技能在一定量的指导之后, 可能到达“极点”, 但由于研究证据不足, 无法确定具体的临界点。大部分研究并没有报告干预的实际指导练习时间而是报告包含热身、放松活动的总时间, 如在1节30 min的干预课程中, 除去热身、放松及休息时间实际教学时间在20~24 min左右 (Brian et al., 2017b) , 有研究认为, 将报告的实际干预教学时间作为中介变量, 则干预时间与基本动作技能的提高之间可能存在某种关系 (Logan et al., 2012) 。
 
 
少数的研究在干预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进行了跟踪调查 (Foulkes et al., 2017;Iivonen et al., 2011;Piek et al., 2013Veldman et al., 2017) , 仅有1项研究结果显示跟踪测试得分与前测得分相比显著提高 (Veldman et al., 2017) 。Foulkes等 (2017) 认为干预时间相对较短, 干预频率和训练量不足, 忽略了体育教师主导干预的作用等是导致干预未保持效果的可能原因。除此之外, 动作学习领域中的“基模理论 (Schema Theory) ”认为不应仅仅是重复练习动作而忽视不同情境下学习动作 (Schmidt, 1975) 。遗憾的是, 可能由于资金、人力的原因, 大部分研究并没有进行跟踪测试, 所以无法对干预产生的后续影响进行评价分析。今后我国学者进行基本运动技能干预时, 建议在干预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进行跟踪调查, 这是评价干预是否有效的重要方式之一。此外, 针对干预维持效果差的问题, 干预实施者在基本动作技能教学中应注意时间、频率的安排, 除重复学习动作外, 还应注重在不同情境下尝试动作的练习。
 
4.3.2干预模式
 
 
干预模式是由干预实施者决定, 干预实施者的专业背景、能力水平、尽责程度等对于改善干预效果具有重要作用。约有半数的干预研究采用“教师主导”模式, 这与教师具有的独特优势有关 (Riethmuller et al., 2009) , 一方面, 学前教师作为幼儿园/托儿所的职工无需外聘可降低干预的实施成本;另一方面, 与幼儿的亲密关系可使教师提高幼儿的参与水平, 并且能够最大限度挖掘干预潜力。此外, 有研究表明学前儿童在与教师或同学进行积极互动时或处于理想环境时表现更加活跃 (Dowda et al., 2004) 。尽管优势明显, 但教师由于缺乏设计干预的知识和实施干预的信心, 需要接受大量的训练和指导。本研究发现, 对教师进行1 h至6天的培训所产生的干预效果并不理想, 可见, 对教师进行的短时间培训远远不够。作为对比, “以儿童为中心”的干预研究效率极高, 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体育教师、教练及专家拥有较强的专业能力及丰富的教学经验, 更能够提高学前儿童的自我效能, 并提供最新的基本动作技能发展信息, 促使学前儿童增强参与动机。
 
 
在我国近25万所幼儿园中, 约95%的幼儿园没有专职体育教师 (中国新闻网, 2018) , 体育师资力量的匮乏无法使动作技能教学得到保障。因此, 细化学前教师的教学职能分工, 加强学前体育教师人才的培养、引入, 增加学前体育领域的资金投入是刻不容缓的。因此, 学前中心在体育课程或基本动作技能教学方面可以考虑聘请具有动作技能发展背景的专家承担相应的教学任务。虽然聘请专家进行教学这一做法不可能成为常态, 但已有研究采取合作互助式的方法, 为干预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有研究提出, 研究人员和学校教师合作, 彼此分担责任, 减小负担, 提供支持 (Riethmuller et al., [26]09) , 显示出了优势。另有研究提出, 专家和教师采用“2-2-2”授课方式, 即干预时间为6周, 在3个2周的时间里实施的主要人员由专家向教师过渡 (Foulkes et al., 2017) , 尽管该该研究的干预效果并不显著, 但在减小干预实施成本, 增强教师专业水平, 创新干预模式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除学校环境外, 父母在幼儿基本动作技能的发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如提供参与身体活动的机会, 鼓励和支持 (Pediatrics, 2002;Clark et al., 2002a) 。此外, 家庭环境能够强化幼儿接收的干预指令、信息, 提高干预效果 (Pediatrics, 2002;Clark et al., 2002a) 。尽管如此, 包含父母及家庭环境干预的研究仍然很少, 这可能与父母参与的干预实施难度较大有关。Wasenius等 (2017) 采用教师和家长合作干预模式, 除在学校进行干预外, 研究人员对家长进行与教师相同的培训, 利用社区资源进行相似的干预, 这无疑会加大干预的效果。父母的参与已被证明是十分重要的 (Reilly et al., 2006) , 但如何均衡参与程度以及推广实施是今后需要解决的问题。
 
4.4测评
 
 
大部分干预实验采用TGMD-2作为测评工具。TGMD-2最初是应用在美国的体育教学中, 因其跨文化的适应性以及测评指标的可操作性而成为全球范围内使用较为广泛的基本动作技能测评工具;此外, TGMD-2在大陆和台湾地区也具有较高的信度和效度 (李静等, 2007;吴升扣等, 2014) , 说明其可作为中国幼儿基本动作技能的测评工具。然而该工具无稳定技能的相关指标, 未能有效涵盖基本动作技能的完整指标体系。国际上其他较为常用的测评工具以及主要存在的问题有:PDMS-2 (2000年, 美国) , 侧重于对0~6岁儿童残疾儿童运动的评价、干预和治疗, 测试内容繁多、耗时, 尚未有证据证明它能够跨区域、跨文化差异统一使用 (Folio et al., 2000) ;BOT-2SF (2005年, 加拿大) , 针对4~21岁人群, 容易出现“地板效应”和“天花板效应”, 具有评估范围广、评估指标细和评分标准严的特点 (Bruininks, 2005) ;MOT4-6 (2006年, 德国) , 针对4~8岁儿童, 广泛应用于甄别个体早期发育情况以及基本动作技能的干预研究中, 但测试指标过多, 成本过高 (Zimmer et al., 1987) ;MABC-2 (2007年, 英国) , 针对3~16岁儿童, 分年龄段测试, 是全世界用于评估儿童动作问题使用的最广泛的工具 (Henderson et al., 2007) 。
 
 
我国学者张厚粲等 (1994) 开发了CDCC中国儿童发展量表 (3~6岁) , 量表内容由语言、认知、社会认知以及动作4个部分组成, 主要对幼儿身体素质与动作发展进行评价。虽然不是专门的基本动作技能测评工具, 但对于我国基本动作技能测评工具的开发具有里程碑意义。此外, 李静 (2007) 、刁玉翠 (2018) 的研究表明TGMD-2、TGMD-3在中国儿童人群基本动作技能测评中具有良好的信效度。综上所述, 在我国开发出成熟的动作技能测评工具之前, TGMD-2仍是我国学者在进行相关干预研究时主要的测评工具。同时, 建议我国科研人员根据中国各年龄段儿童青少年的动作技能发展情况的相关研究进行分析, 总结、归纳, 参考国外测评工具的优缺点, 构建系统、科学的指标体系, 制订客观、全面的评价方法, 开发出适合中国儿童青少年的标准化测评工具。
 
4.5统计方法
 
 
尽管统计方法无优劣之分, 但根据研究的变量特征和数据分析目的需选择适合的统计方法。U检验、t检验、卡方检验等通过比较观察值和理论值或比较不同组的数值发现差异, 从而推断干预是否有效, 但缺陷在于它们无法探索自变量 (是否干预) 与因变量 (技能提高) 之间的因果关系。在干预实验中不同年龄、性别、BMI等因素同样作为协变量或者干扰因素影响实验结果, 因此引入方差分析和回归分析十分必要, 它们可以排除其他变量的干扰, 观察干预与因变量的关系, 尤其是回归分析能够探索因果, 观察变量间的关系、方向和强度, 并建立数学模型以便观察特定变量来预测研究者感兴趣的变量。建议我国学者多使用探索因果关系的统计方法, 以确定干预对基本动作技能的明确影响。
 
4.6研究局限性
 
 
在检索过程中受语言限制, 只检索了英文文献;纳入文献在方法学质量上存在一定的偏倚风险, 这会对干预的有效性和结果造成一定影响;纳入文献的基本动作技能测评工具不同, 不便于横向比较;由于纳入的研究未充分关注动作模式差异, 尚无法进行比较。
 
5结论与启示
 
 
国外幼儿基本动作技能干预对幼儿的动作发展具有促进作用。在学前中心采用随机抽样的方法, 由体育教师、教练及专家主导的“以儿童为中心”的模式, 每周至少2次30~40 min的干预时间, 持续时长在8~16周的干预表现出良好的干预效果。但是, 国外研究也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在实验设计上, 随机分配的程序和样本量的确定存在模糊的标准;在干预模式上, 缺乏对家长参与的干预模式的探索;在测评方法上, 不同研究的测评工具存在较大的差异, 无法进行干预效果的横向比较;在数据分析方面, 存在统计分析无法有效推导有力的因果关系的问题;在干预结果上, 缺乏后续的跟踪测试。
 
 
研究建议我国学者在今后的干预研究中采用随机对照实验设计, 严格遵从CONSORT声明;根据幼儿不同年龄特点, 分别制定合理的干预频率及时间;在采用体育教师、教练及专家主导的“以儿童为中心”的干预模式的基础上, 探索专家向学前教师过渡以及父母参与的干预模式;借鉴国外干预课程并开发针对中国学龄儿童特点的干预课程模式;采用恰当的统计方法 (如回归分析) 控制干扰因素, 量化干预的效应;在使用国外基本动作技能测评工具 (如TGMD-2) 的基础上, 开发适合我国幼儿的基本动作技能测评工具。
 

畅志文化期刊网,一个专业的论文发表,期刊发表,著作出版,课题等评职称相关平台。

文章名称:国外幼儿基本动作技能干预研究系统评述

文章地址:www.cqpc.cq.cn/lunwenjianshang/_san_/858.html

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之

上一篇:有氧糖酵解与肿瘤恶病质的运动防御作用及机制 下一篇:探析冷战时期美国非政府组织在中美体育交流中的活动、作用与特点

还有问题,免费咨询专业人员

没有问题了,我想发稿或出版

选择服务:

作者姓名: *

联系电话: *

留言备注: *

咨询部:

发表部:

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17600057161

投稿邮箱:71712724@qq.com

QQ:71712724
QQ:71712724

咨询部:

发表部: